弹出图片
校区首页 微博 微信 旧版
高级检索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玛珈之窗  >  正文

理性的李锐

发布日期:2004年07月09日 09:20 浏览次数:

    2003年金秋十月,在我就读的大学——山东大学威海分校举办了题为“全国新世纪汉语写作走向”的学术研讨会,当代著名小说家李锐应邀参加了会议。作为研究生,我有机会聆听了他在会议上的精彩发言和面向师生所作的题为《启蒙、史诗和小说的体积》的演讲。如此近距离地接触作家,感受作家,使我获益良多。
    作家在演讲中从启蒙的角度,反思历史、质疑现实以及与此相应的史诗文体,阐述了他的世界观和文学观,显示出了关于小说文体的自觉意识。从作家的发言和演讲以及面对学生的问答中,能深深地感受到李锐鲜明独特的气质:理性、干练、健谈、智慧、亲和。李锐,是一位具有理性意识的作家。
    李锐有自觉的批判意识。对历史和现实,一直以警惕的目光在质询。他反思“文革”,并把它作为自己终身追问的一个命题。他还审视当下社会,探究在金钱和权力双重压制下的现实,探究“文化垃圾”的堆积,追寻个体的主体性和自由。深刻和富有理性的批判意识使他成为一个思想者。
    李锐有自觉的文学观。作为一个小说家,他认为艺术就是表达作家自己体验的真实,表达被“大的历史观”所遗漏的真实,关注“大的历史事件之中具体的人的生命”。也就是用文学的形式呈露历史的另一种真实。他认为小说不能全方位、真实地描述历史,它只是具备了这样一种可能性。小说更多的则是,用文字记录人的生命体验。其作品《银城故事》即展示了这样一种新的历史主义观。它完全以戏剧的偶然性编制历史叙事,一些措手不及的意外事故左右着人物的命运和历史的进程;种种情节的发展变化完全不同于革命故事常见的情节模式;对笔下的人物也没有从历史规律的角度去评判。他关注的是在社会历史变革的洪流之下生命个体的自由与生存以及道德选择。
    李锐有自觉的文体意识。李锐的小说,无论是《厚土》、《旧址》、《无风之树》、《万里无云》还是《银城故事》,篇幅都很短。他认为“我不想按照史诗的方式把历史诗化、将历史美化,我就要有我自己的表达方式。”他就是要用写短篇的方式去写长篇,用有限的篇幅最大限度地追求叙述的强度和力度,实现自己对个体生命的表达,创造独具风格的小说文体形式。李锐在其小说《无风之树》中,放弃了他已熟练的叙述方式,而把人物的对话与独白作为小说的主要叙事手段,让每一个人物直接叙述其内心的所思所感,直接呈现自己内心的真实。看一看李锐的作品,就会发现他每一部作品都在自觉地追求文体上的创新。
    李锐也有知识分子作家的时代责任感。从李锐的言谈中,能深深地感受到作家强烈的忧患意识。他对国家与民族、现实与历史等有敏锐且理性的认识。他认为“对生活给我们的一切都采取照单全收,那就太被动、太麻木了”,我们应对它有所警觉,“我的意见、我的态度、我的立场是要坚持良知、坚持反省”。作为一个作家,就是要用文学去“证明那种压迫、那种屠杀、那种欺骗、那种野蛮的不合理”,“证明那种追求幸福、光明的合理性”,“证明生命自我的残害的残酷性”。可以说,他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我们社会和民族的良知。
    李锐因其创作而有广泛影响。其影响不仅在国内且在国外,不久前在法国的“获奖”即是一证明:2004年3月23日在法国“第24届巴黎图书沙龙”活动中,李锐与其他两位中国作家莫言、余华同时被法国文化部授予了“法兰西共和国艺术与文学骑士勋章”。
李锐今年五十有四,对像他这样一位有激情有思想的作家来说,正是其精力充沛、思想成熟、创造力旺盛的最佳时期。我们有理由相信:李锐的前路正长,前途可期。
作者:陈海燕   来自:山东大学威海分校新闻网     责任编辑:魏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