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出图片
校区首页 微博 微信 旧版
高级检索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玛珈之窗  >  正文

蒋韵印象记

发布日期:2004年07月09日 09:22 浏览次数:

    曾读过蒋韵的长篇小说《栎树的囚徒》,因为这本小说,我喜欢上了这位作家。我觉得评论界对蒋韵的重视程度与她的创作相去太远。我对她的了解说不上完整,因为我没有读过她八十年代的作品,但有研究者认为,她的小说是在1989年后发生较大变化的。据我的感受,她的小说是真正给人语言艺术享受的作品,不是在市场中吸引读者眼球的商品,不是可以改编成电视剧来赚钱的通俗小说。她作品中的厚重和诗意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幸运的是,我竟然有机会见到了这位心仪已久的作家。2003年9月,蒋韵应邀来到威海参加“二十一世纪汉语写作走向”研讨会,我也有幸见到并聆听了她在会议上的发言、以及面向大学师生的演讲,这让我受益匪浅。
    蒋韵在演讲中表达了自己对中国乡愁、现代性以及文学创作的个性化与类型化等问题的看法。从她在会议上的发言、演讲以及会议之下我与她不多的接触,能够感觉出她是一个充满感性、富于激情、但又不乏理性的女性作家。从她的发言中,能够看出一个知识分子对社会、对生活的思考与责任感。
    我想评论界对这样一位可圈可点的作家没有足够的重视,这或者更证明了蒋韵独特的个性所在。像她自己说的,她不属于任何一个流派,是一个流派之外的作家。她创作的独特性使她远离各个时期的文学潮流,这也许正是评论家对她忽略的原因。这忽略还可能是因为她作品独特的艺术风格。我认为蒋韵的小说有一种难以用语言传达的意境,解读蒋韵的小说是有一定难度的。就像张爱玲、王安忆等作家有自己的语言风格一样,蒋韵小说的语言也有自己的独特风格。她喜欢用短句子,整篇文字有一种冷冷的、灰色的感觉。她的小说讲述的多是女人的故事,是时代的回忆,是在社会历史的巨大变化中个体生命的经历和感受。她的讲述跟一般人不同,是超出故事讲述之上的,她用一种诗化的语言,通过景物描写和人物心理刻画繁衍出故事的发展。她的作品经常涉及死亡,尤其是女性的死亡,还有逃避、寻觅等等意象。此外她还经常使用意识流手法来表现人物的心理,具有很明显的现代写作意识。可以说蒋韵的小说在当今文坛中是卓尔不群的。
    作为一个有自觉意识的作家,她有着自己的思想。她对中国文学中“乡愁”这一母题、对现代性的理解都有其独到之处。她在演讲中谈到:“中国文学对世界的独特贡献就是对于乡愁的表达,我们的乡愁超越了具体的某一个故乡、某一个地点,它也是无处不在的,它和人生无常的慨叹联系在一起的时候就变成了传统中国文学中一种灵魂和无所不在的空气,达到极致”,她认为“民族和民族之间有不同的表达方式。那么写苦难没有任何民族比得过俄罗斯,俄罗斯作家那种苦难是弥漫在俄罗斯文学中的空气和灵魂”,而“把爱写到那样极致的,没有人能超过法国人”。关于现代性问题,她认为科学、技术属于头脑的想象,而文学与艺术则属于心灵的想象,现在由于人在科学技术、在现代化的这样一种强大的物质或信息的强烈冲击下,人类心灵的想象力正在退化。
    这次会议,蒋韵是与其夫君——著名作家李锐先生——一同到来的。夫妇作家在当今文坛中应是一道不多见的别致风景。蒋韵是一个很有气质的女性,尽管素面朝天,她仍给人一种清爽、干练的白领的感觉。她的声音也很好听,从中可以听出她内心的温柔。而李锐则是一个容易激动的“热血中年”,也因此,蒋韵就时常担心丈夫“放炮走火”,自觉不自觉担当了家庭“宣传部”的角色。蒋韵与李锐同台演讲不时拉扯夫君衣袖的小暗示令人忍俊不禁又感慨良多。
    蒋韵说自己算不上一个著名作家。的确,在当代中国作家中她的名气赶不上王安忆、方方、池莉等。但从她的为人和为文来看,前景也不可低估。这又用得上一句俗话,只有“走着瞧”了。
作者:刘 薇   来自:山东大学威海分校新闻网     责任编辑:魏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