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区首页 微博 微信 旧版
高级检索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玛珈之窗  >  正文

绛树青琴 殊姿共艳

发布日期:2015年07月23日 10:45 浏览次数:

儿子在瑞典某大学工作,儿媳要给我生孙女了,于是我和老伴过来,不知不觉很愉快地过了两个多月。现在孙女已经五十多天,长得健康丰满,胳膊腿儿圆乎乎的,眼睛黑溜溜特别机灵。谢天谢地谢人。哥德堡与我所习惯居住的威海时差六个小时,但气候相差并不大,同样的凉爽宜人,只是威海山高些、风多些、雨少些。因为都是海滨城市,市容虽迥然相异,街道与建筑属于全然不同的风格,交通、购物也大不相同,但蓝天白云是一样的,空气清新也没有不同,市民温文知礼,虽肤色习俗不同,感觉并无大异。孙子7岁了,很聪明,在市里一所有名的国际学校上学,天天和来自各种不同国家、不同肤色、不同文化背景的小朋友在一起学习、玩耍,还有几位特别要好。

人类分为不同的人种、不同的肤色,文化历史、生活习惯也是迥然相异,但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相互之间实际上并不难沟通,完全能和平地生活在一个城市里,其乐融融,多好哇。而一到了国家层面,情况就完全不同了,眼睛都睁得特别大,铢锱必较,高低立现,出现了种种矛盾,错综复杂,盘根错节。弄得不好,就会出问题,要多严重就有多严重。

19881月,75位诺贝尔奖得主在巴黎集会,呼吁全世界:“人类如果要在21世纪生存下去,就必须回首2500年前,去孔子那里汲取智慧。”这句警醒世界的名言最初来自瑞典1970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汉内斯· 阿尔文博士在会上的获奖感言,后来产生强烈共鸣,至被誉为“巴黎宣言”。不是宣言,却被誉为宣言,在世界广为流传,比许多正式的宣言影响还要大。

二千五百多年前,在礼崩乐坏诸侯混战之际,中国先秦思想家孔子就提出了系统的“仁”的学说,主张“爱人”,要求统治者体察民情,爱惜民力,“为政以德”,反对苛政和任意刑杀,警醒人们要“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君子和而不同”。孔子这些辉煌思想的基础,是人所共求的“平等”、“仁爱”。和谐而又不千篇一律,不同而又不相互冲突。和谐以共生共长,不同以相辅相成。“和而不同”是社会事物、社会关系乃至国与国关系发展的一条重要规律,既是人们处世行事应该遵循的准则,更是人类各种文明协调发展的真理。

面对当前危机重重的世界,面对错综复杂日趋激烈的文明冲突,面对不绝于耳的核子威胁,我们不能再任性而为,需要在孔子智慧的引导下认识到,各文化是平等的,没有先进、落后之分,它们之间不是一个吃掉多个的丛林关系,而应和谐相处,允许差异存在,可以相互施加和平影响,但不能动辄谴责、轻易动武。以武力推行的价值观和社会制度没有自然的生存土壤。同样,恐怖主义也没有好坏之分,不能说威胁到我的是坏的,威胁到别人的就无所谓,威胁到对手的就是好的。恐怖主义是人类的大敌,必须一律铲除净尽。

东郭子请教庄子说:“你所谓的道,究竟在哪儿呢?”庄子说:“无所不在。” 东郭子追问:“一定要说出个具体的地方嘛。”庄子就一连串地说了“在蝼蚁中”、“在杂草中”、 “在瓦块中”、“在屎尿中”,越说越卑微。的确,“道”无所不在,它卑微得让人不敢相信,然而事实就是如此,就看人类尤其是能够对国际社会发展产生影响的大人物们敢不敢正视。看到真理并不难,难的是实行。

和而不同的道理,实在是特别好懂的,艺术里面也是这样。“绛树青琴,殊姿共艳”这句话是中国唐代书法名家孙过庭在他著名的《书谱》中说的。这是一种隐喻,用“绛树青琴”代表与常人所知迥异的书法风格,“绛”是一种深红色,“青”是绿色,都不是人所常见的树与琴的颜色,但在孙过庭看来,它们和常见的琴与树一样,都有存在的理由,可以达到风姿不同而美艳则一的境界。信其然也。


作者:山东大学退休教授 孙迎春   来自:翻译学院     责任编辑:张丹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