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出图片
校区首页 微博 微信 旧版
高级检索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玛珈之窗  >  正文

刘天放:“金砖国”巴西褪色留下的教训

发布日期:2016年09月10日 15:38 浏览次数:

本站讯  巴西曾是金砖国家的“头牌”,全球的宠儿。不过自2010年以来,巴西的结构性问题逐渐凸显,经济增长停滞,但决策者应对措施乏力,仅期望依靠宽松的货币政策和汇率大幅贬值来解决问题。然而事与愿违,到头来经济未能复苏,通胀率却一路走高。短短数年间,巴西从“宠儿”变“弃儿”。巴西到底怎么了?巴西的衰退对其他金砖国家、世界上其他国家是否会有一些有益的启示和值得反思的东西呢?

巴西的衰败当然不是短时间内造成的,而是历史、政权、决策、机遇等众多方面的原因。从经济上讲,既有赋税沉重,企业运营成本过高、政策不确定,政府对经济干预过多使然,又有基础设施滞后导致私营部门运行效率低下、劳工成本居高不下、实体经济不给力雪上加霜等原因。不过从全局来看,该国的衰退主要还是历史上军政府执政时期的“劫贫济富”、世界经济下行、政府过度干预经济、实体经济受冷导致制造业衰退而引发的短视等造成的。

一、巴西当代经济发展简述

作为葡萄牙曾经最大的海外殖民地,地处南美洲的巴西国土辽阔,资源丰富。虽然葡萄牙人对这块宝地极为重视,但实际上只是盘剥它,并没有令其形成自身完整的工业体系,仅是向葡萄牙和其他欧洲国家出口蔗糖、咖啡、橡胶等主要初级产品。巴西的经济发展一直受压制,加上反殖民浪潮的波及,巴西一直没有抽出空来发展经济,尤其是在经济发展排序上,巴西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后发国家”。

1964年,通过政变上台的军政府想做出改变,想方设法提速本国经济,把注意力集中到关税壁垒,扶持本国工业企业,走上了一条“自力更生”之路。由于巴西有着丰富的自然资源,国内需求也较大,加上欧洲资本的注入,巴西的经济开始逐渐发展起来,甚至在上世纪60年代末至70年代初,经济增长达到了11%以上,被称为“巴西奇迹”。

然而仅仅数年后的1973年,其通货膨胀率就高得惊人。巴西政府关起门来搞经济的锁国政策之弊端逐渐显露。种植园经济令底层百姓消费不起工业品,军政府把希望寄托在了中产阶层和富豪身上,并出台各种政策给予补贴。可是,政府的手太长了,其补贴的钱本来也出自税收。巴西在军政府时期的“劫贫济富”政策导致巴西经济迅速下滑,通货膨胀加剧。军政府无奈,只好于1985年还权于民。但是,之后的民选政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使状况好转,贫富差距在军政府期间早已形成,并越拉越大,这就给卢拉的劳工党带来了机会。

2002年卢拉执政,他把目光投向了底层,推出一系列有利于底层百姓的福利政策。要说卢拉真是幸运,他赶上了世界经济发展的一个黄金周期。期间,包括中国在内的后发国家一路高歌,新兴经济市场需求庞大,而巴西又恰好是资源大国,大宗商品价格猛涨,卢拉和他的巴西只要躺着数钱就行了。于是,巴西开启了高福利政策,这不仅使巴西人的生活变好,也使不少穷人脱贫。卢拉执政的8年,巴西空前繁荣,也是巴西30年中经济增长最快的时期。到2010年卢拉卸任时,他的支持率超过了80%,他甚至被誉为“巴西之子”。

卢拉走了,罗塞夫来了,可这时的世界早已变天。世界经济下行,巴西的资源经济呈现“空心化”趋势,高福利政策难以为续。投资者也变得现实,不再投资于制造业,而是转向赚钱更快的股市、金融、房地产、保险等投机业。对此,罗塞夫采取了加息遏制高通胀的措施,可这也加剧了个人和企业贷款的困难,令经济雪上加霜。2015年,巴西经济萎缩了3.8%。愤怒的民众把怒火撒向了政府。尽管巴西连续成功举办了世界杯和奥运会,但巴西人就是不给政府面子,抗议不停。别说卢塞夫的总统职位被罢免,就连前任总统卢拉也未能幸免;去年末,巴西检方开始调查他任内涉嫌的石油公司腐败案。

二、世界经济下行导致“金砖国”整体尴尬

其实,不光是巴西这块“金砖”褪色了,而是整个“金砖五国”(原来是四国)在世界经济下行的背景下都在褪色。2001年,时任高盛首席经济学家的吉姆·奥尼尔,结合中国、巴西、印度、俄罗斯四国的英文字母开头组合成新兴市场投资关键词“金砖国家(BRIC)”。当时,上述四国的经济规模仅占全球总量的8%。后来,南非也加入金砖国家行列。如今,金砖五国拥有全球40%的人口,以及全球GDP总量的20%,成为新兴市场的杰出代表。

然而,高盛决定从去年10月23日起关闭投资于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的金砖国家基金,并将其纳入范围更广的新兴市场股票基金。理由是,由于金砖国家经济疲软,金砖国家基金的资产规模较2010年的峰值已减少88%。变化之快,令人咋舌!不可否认的是,自2010年后,金砖国家基金开始从峰值跌落。彭博社报道,到去年9月底,金砖国家基金管理的资产减少到9800万美元,而在5年前峰值时期其规模曾达到8.42亿美元。

与此同时,五国经济实力差异又巨大,2014年中国GDP占全球的比重达13.3%,而巴西仅占3%、印度占2.6%、俄罗斯占2.4%。因此,在金砖国家机制中,中国经济显然处于主导地位。而近年金砖五国中,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以往的高速增长也已转为保持中高速增长。所以,在世界经济整体不景气的状况下,金砖五国以往的高速增长早已不在。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经历着不同程度的经济增速放缓,有的国家甚至陷入衰退。

2015年,巴西贸易逆差近40亿美元,连续三个季度出现衰退。据巴西央行的预测,该国经济已进入衰退周期。巴西的衰退率从2.31%升至2.67%,失业率升至7.9%,创下6年来新高,通胀水平13年来首次超过10%,政府预算赤字达到经济总值9.5%。

俄罗斯因其吞并克里米亚,引发乌克兰危机遭西方严厉经济制裁后,整体形势加剧恶化,去年11月GDP增长同比下滑0.5%。在深陷叙利亚问题的情况下,俄罗斯经济部预计今年经济将会继续衰退,全年GDP增长将下降0.8%。俄罗斯吃能源老本儿,不思进取,创新乏力,导致经济低迷,人民生活水平整体下降。

印度虽然仍然保持着较为稳定的经济增幅,在金砖五国中最被外界看好,但由于莫迪政府经济改革速度持续变缓,在投资层面的收益率并不明朗。中国作为金砖国家中最重要的增长贡献国,经济增速也由高速转向中高速,经济已处于新常态发展阶段。目前,南非经济几乎已经触“谷底”,祖马政府在五天内换掉两位财政部长,致使标准普尔和惠誉给南非的信用评级打到了仅比垃圾级高一级的“BBB-”,南非国内民众同样因为对政府不满持续爆发抗议游行,其抗议规模不亚于巴西。

所以,巴西的衰退不是形单影只,也伴随着世界经济形势的变化。而面对世界经济下行,巴西又缺少有效的应对措施,这就成了加速其衰退的又一个原因——巴西再也无法享受世界经济增长的红利了。

三、政府过度干预经济留下巨大烂摊子

政府干预市场不是不可以,市场经常有失灵的时候,所以在必要的时候政府必须对经济进行干预,以防止经济出现问题,但必须适度。但巴西政府在干预经济方面,可以说是做到了极致,也为日后其经济的一塌糊涂埋下了伏笔。

政府干预经济的弊端有很多,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政府并不比市场聪明。说市场有失灵的时候,其实市场是最聪明的,至少市场比政府聪明。政府对经济的干预,往往是自作多情,一厢情愿,巴西就是最好的例证之一。政府干预经济使得原本正常的经济持续变得混乱,市场需要什么,怎样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在市场和政府之间都有着不同的表现。政府的干预,加大了市场的不确定性。例如,一个企业无论你对市场的判断是否正确你都做了相应的打算,可后来你的企业莫名其妙变成了产能落后的代名词,需要被淘汰掉,然后你就无语了。如此,将会给一个想办企业的人带来多大心理伤害,不言自明——经济市场易测而官难测!

政府不是经济体,不产生任何经济效益,政府想用钱,全部要从纳税人那里拿。巴西无论是军政府时代的“劫贫济富”,还是卢拉时代的高福利政策,钱都是由政府出,而众所周知,政府作为行政机构,其本身并不产生任何经济效益,其补贴所用的资金最终还是要民众埋单。而钱不够怎么办?那就加印钞票,这就导致更加严重的通货膨胀。1973年军政府时期,巴西通货膨胀率就达到了14.7%。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其通货膨胀率超过了百分之百,致使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巴西形成了占人口总数1%的巨富阶层拥有全国财富总数的53%,而占人口总数20%的赤贫阶层仅拥有财富总数的2.5%。

卢拉时代的高福利,就是政府的慷慨“撒钱”,使巴西狂欢于高福利的“嘉年华”中不能自拔。例如,卢拉时期巴西的福利资金占全国常年GDP支出的20%。巴西的养老金制度堪称“世界最慷慨”,只需缴纳15年,女性到60岁、男性到65岁,就可以全额领取养老金。如果缴纳30年,男性53岁就可领取养老金。

此外,巴西政府干脆用更直接的凯恩斯主义政策刺激经济,并且进一步巩固贸易壁垒,旨在“保护”巴西经济不受外部干扰而保持持续增长。另外,虽然福利已让巴西财政不堪重负,可福利却依旧有增无减。为了继续拉拢人心,巴西政府还通过抬高最低工资等方式讨好广大劳工者。巴西经济就这样在政府疯狂的管制和干预中勉强维持着华丽的外表,忽悠了不少人。这就是说,巴西政府是在拿“忽悠”赌明天。

2014年巴西GDP增长0.1%,约等于零。当时正值大选,面对惨淡的经济状况和愈发控制不住的通胀,罗塞夫和她的劳工党依靠暂时操控油价、电价等作为政治筹码,使罗塞夫成功连任。到了2015年,当现实照进千家万户,通胀高企、经济萧条,生活在困苦中的巴西人感受到了被欺骗之时,民众一怒之下想对罗塞夫进行清算,罗塞夫的支持率暴跌到个位数。巴西当年的GDP实现了-4%的倒退,且预计2016年还会是负值。在经济堕入深渊的同时,罗塞夫总统及其裙带周围的高官和国企,涉嫌犯下的贪腐丑闻又被频频曝光,极度愤怒的巴西人走上街头,爆发了巴西30多年来规模最大的示威游行,以至于后来罗塞夫总统职位也被罢免。

正是由于巴西政府深度干预经济,致使福利难续,石油公司腐败案、财政违规等浮出水面。经济衰退、民众不满,导致执政联盟瓦解,各种危机集中爆发。政府过度干预经济的失败,也是巴西整个国家衰退的重要原因。

四、忽视实体经济发展,急功近利留隐患

实体经济是全球经济再平衡的核心内容,发展实体经济已成为普遍共识。实体经济是国民经济的基础和命脉,一个国家要想保持持久的经济竞争力,就必须夯实实体经济。实体经济直接创造物质财富,是社会生产力的集中体现,也是社会财富和综合国力的物质基础。发达稳健的实体经济,对提供就业岗位、改善民众生活、实现经济持续发展和社会稳定具有重要意义,更是一个国家应对外部冲击时巍然屹立的关键。

与虚拟经济相比,实体经济往往投入成本较高、产出周期偏长、利润空间有限,更需要得到重视和支持。实践证明,脱离实体经济、过度炒作资产不仅会影响经济发展、扩大社会贫富差距,而且会增加经济金融风险和社会风险。这方面,国际金融危机已经提供了深刻的警示,巴西就是生动一例。在经济不景气的状况下,巴西人再也没有耐心了,他们开始放弃那些来钱慢的实体制造业,蜂拥而至于来钱快的股市、金融、房地产、保险,这导致金融和经济抗风险的能力更加变弱。巴西本来就缺乏一系列实体产业的生产链,加上这么一折腾,其实体经济更遭重创。

实体经济是稳定增长的重要支撑。在适度规模内,虚拟经济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市场交易成本、优化资源配置,但如果超出了适度范围,将造成投机过度,加剧宏观经济动荡。巴西就吃了这个大亏。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巴西就出现了偏重虚拟经济、忽视实体经济的苗头,以至于经济下滑后坐实。很多资本从实业抽离,还有不少投资者转向投机,造成部分实体经济空心化。事实上,单靠虚拟经济无法实现有效增长,要拓展内外需,保持经济稳定增长,就必须适应国内外市场消费需求的变化,着力培育新的比较优势和增长动力,发展与消费增长点相对应的经济实体;实体经济,本就是改善民生的根本之策。高度发达的实体经济生产体系和先进技术体系的紧密结合,才能增加就业、创造更多收入、带来更大消费、提供更安全可靠的生活产品和更多元的优质服务……而巴西人恰恰没有做好这点。

近些年,巴西人在高福利条件下,看到实体经济周期长、赚钱慢,就大多走向了投机。一时间,搞实业不如搞房地产、投资、保险、股票,很多实体企业开始将资金投向投机业。短期内可以大发横财的投机业,如炒股票,做理财、搞金融、弄保险,还有互联网,貌似资金回报率都远高于做实业。互联网、房地产、物联网、股票、金融,什么时髦就冲向哪儿。很多实体企业家开始人心浮躁,不去开矿、挖煤、织布、炼钢,而是什么来钱快就搞什么,实体经济由此失去了发展基础,也由于对实体经济存在不正确的认识,致使实体经济的实力衰落,失去了竞争力。

可是,人最终还要以衣食住行这些基本需求的满足为基础。巴西无论是从人口还是国土面积上看都属于大国,是大国就要有一个缜密和长远的发展规划。可惜,巴西的发展战略多属“短视”,一般都是满足于近期发展需要,缺乏战略眼光。实体经济是经济发展的根基和命脉,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意义重大。就拿中国来说,中国与巴西类似,只不过人口更多、市场更大而已。如果中国实体经济衰弱,国内需求在培育国际制造业,那么中国未来的经济持续发展将难以维持。而中国在改革开放的前期就在实体经济方面就做得很成功,也正是实体经济和制造业的不断发展,才令中国有了家底。当然,实体经济也面临着创新和节能改造等问题,但这是另一个问题,这里暂且不谈。而巴西呢,恰恰就全少实体经济的依托。

金融危机后,制造业再次成为焦点,“再工业化”提上议事日程。大力发展先进的制造业成了多数人的共识。目前,老牌制造业强国都在重新审视“新工业革命”,先后从国家战略高度,制定了制造业未来发展的纲要,高举“智能制造”“再工业化制造”的大旗,重返制造业之路,如德国的“工业4.0”、美国“先进制造业国家战略计划”、日本的“科技工业联盟”、英国的“工业2050战略”等等。“全球百位思想家”之一瓦科拉夫·斯米尔在其所著《美国制造:国家繁荣为什么离不开制造业》中称:“如果没有一个强大而且极具创新性的制造体系,以及它所创造的就业机会,那么,任何一个先进的经济体都不可能繁荣发展。”

当下,就连高科技创新搞得独一无二的美国,都在高度重视实体经济和制造业。哈佛大学加里·皮萨诺所著的《制造繁荣,美国为什么需要制造业复兴》(由哈佛大学前校长、经济学家拉里·萨默斯批注)引起关注。其实,美国的制造业从来没有衰败过,且都是以高科技为导向。不少经济学家认为,忽视制造业无疑是“自杀”。如果一个国家,尤其是大国,失去了自己的制造业,那么就失去了工业基础和创新能力。制造业,至少能使一个国家在世界上有支付能力。也就是说,制造业对一个国家形成完整的工业体系重要至极。尤其是像巴西这样的大国,既要有制造业的繁荣,也要有高端制造业的培育。而比照之下,中国经济发展得益于制造业,即抓住了世界产业资本转移、美国低利率制造的需求繁荣以及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机会,以较低的成本(包括土地等资源、税收、人力等)获得国际竞争力,成为“世界工厂”。而巴西就没有这样做,所以其经济发展就遇到了大问题。由此可见,制造业在发展经济中的极端重要性。

综上,巴西经济发展遇到瓶颈,发展停滞,其路径具有一定代表性。原来GDP连年增长、身为“金砖五国”之一的“新星”巴西,如今已变得“老态龙钟”。低增长、高通胀,似乎证明了巴西仍深陷于“中等收入陷阱”难以自拔。巴西的教训,值得所有发展中国家借鉴。虚假繁荣下的高福利、政府过多干预经济、忽视制造业基础、投机泡沫最终破灭、腐败乱象丛生……这些教训不仅巴西自己要吸取,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国家,都必须借鉴。否则,下一个“巴西”何时现身?看起来仅是时间多久的问题。


作者:刘天放   来自:翻译学院     责任编辑:戚伟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