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出图片
校区首页 微博 微信 旧版
高级检索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玛珈之窗  >  正文

黄玉浩:突破新京报深度报道部

发布日期:2016年10月29日 10:15 浏览次数:

你好,我是准备入职新京报的记者。我之前是中国社会报的记者,我已经跟领导谈好了入职的条件,让我过来签约。但是,我把手机丢家里了,你能不能把人力资源部主任的联系方式给我?

不行。新京报社前台习惯性的拒绝了。

2006年, 黄玉浩大三,他对职业的规划很简单:要么去南方周末,要么去新京报。一南一北,都是中国最好的媒体。大学三年,黄玉浩就已经发表了十几万字的调查报道。他在大学的时候看了很多报道,包括吴珊、丁补之等一些优秀记者的稿件。当时黄玉浩就一个念头,我要成为中国最顶尖的媒体记者。

大三,黄玉浩背着一书包近十万字的作品,借了500块钱,来了北京。

    到了北京之后,黄玉浩在报刊亭买了几十份报纸,按照报纸上面的电话打过去,尝试了一遍,都被拒绝了:我们不需要没经验的记者,我们也不要没毕业的学生,培养成本太高了。

    到最后一天山穷水尽,黄玉浩卖了他人生中第一部手机,30块钱,吃了两顿饭。最后一顿饭,就在北京协和医院门口一个小公园的大石板上。

    7月28号,黄玉浩到了新京报楼下。因为窦唯当年大闹新京报,把新京报员工的一辆汽车点着了,所以新京报门口武警站岗,人员进出管理很严格。黄玉浩想装成记者混进报社,没能成功。

    当时的女友就劝黄玉浩:实在不行就回来吧,其他地方肯定能成。”

   做新闻如果不去新京报这样的媒体试试,我一生都会有遗憾的。”

这不是逆袭,这是一个屌丝的历练

新京报门口有一个网络电话,黄玉浩打了一个电话给了新京报的前台。

    黄玉浩以入职为理由,想通过新京报前台拿到人力资源部的电话,被前台习惯性拒绝了。

    黄玉浩紧追不舍:你看我入职之后,大家都是同事,你照顾我一下又有什么问题呢?我现在还在路上堵着,还有半小时就要迟到了。你能不能先给我一个电话?”

    行,那我把人力资源部办公室电话给你。黄玉浩成功拿到了新京报人力资源部的电话。

 您好,我是山东大学(威海)的学生,想来新京报应聘实习生。人力资源部办公室电话接通之后,黄玉浩换了一种说法。

新京报的实习生主要通过各部门自主推荐、招募,人力资源部工作人员拒绝了黄玉浩:我们这边没有计划要招实习生。

我是朋友推荐过来的,赶了两千多里路从山东赶到新京报。新京报一直是我心目中的理想圣地,我都到门口了,你能不能让我进去看一眼,让我看看我心爱的报社是怎么样。我看一眼转身就走,我感谢你一辈子。黄玉浩锲而不舍。   

好吧,你进来吧。人力资源部工作人员松了口,让黄玉浩得以进入新京报社。

    进入新京报社人力资源部之后, 人力资源部工作人员没把黄玉浩当回事,在办公室玩电脑。看到黄玉浩坐下之后,问他来干嘛?

    黄玉浩坐在他办公桌对面,拿出了书包里那一摞杂志投稿,放在他面前。

    人力资源部工作人员没看。

   “我特别喜欢调查记者这个行业,为了这个梦想,我连续三年蝉联班级倒数第一。我饭都吃不上,借钱做调查新闻。我大三的时候就已经做了这么多调查,还发表出来了,我是真心喜欢这个职业。您看看。

    气氛有点尴尬,黄玉浩问他能不能跟调查部的领导说一下。

    他说:我看你对新闻还挺执着,我跟深度部主编说一下。 人力资源部工作人员跟当时新京报深度部副主编刘炳路说明了情况。

    刘炳路说可以见。

一波三折终得见

    黄玉浩事后感慨: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等他四个小时。

    黄玉浩在人力资源部办公室等了四个小时,没有人理他。当时黄玉浩就在想刘炳路是不是把他忘了。事实证明,刘炳路确实把黄玉浩给忘了。

    到下午四点多的时候,黄玉浩眼看着报社人越来越少,越来越焦急。觉得不能再等了。其实下午4、5点的时候,新京报编辑部才刚刚上班。而当时他并不了解,以为下午5、6点报社就没人了。

    黄玉浩非常失落,离开了人力资源部。往楼下走,到四楼,看到了一片片空荡荡的办公桌,心里一阵失落。自己离梦想就一步之遥,就这么完蛋了。

    当时四楼的一个办公桌上坐着一个大姐,人面相很和善。黄玉浩走到大姐的面前。

   您好,请问你是吴珊老师么?当时黄玉浩只记得新京报有一个叫吴珊的女记者。

   我不是啊。大姐否认了。

   唉,我听你的口音,你好像是安徽人。黄玉浩继续搭讪。

   对不住,我是河北人。你来报社有事么?大姐直接问黄玉浩来意。

   我是来报社应聘的,报社领导答应见我了,但是可能领导忘了。黄玉浩希望大姐能帮帮他。

    但是大姐没答应立即帮黄玉浩。

    黄玉浩知道女性比较容易打动:我在大学里就一直想做记者,为了这个梦想,我吃了很多苦。我跟我女朋友相依为命,我与女朋友在异乡摆摊做小生意,她也特别支持我。只要能借到一点钱,我就去做新闻。

    大姐被黄玉浩的诚恳感动,答应帮他去通知一声刘炳路。这时候刘炳路才真正出现了。

当时刘炳路跟黄玉浩聊了很多,黄玉浩总结主要是两个问题。

刘炳路的第一个问题:你这一摞发表的稿子里,很多是揭黑的,很多是负面的,你没有记者证,你是怎么做到的?

黄玉浩说:我认为做一个记者,最重要一点的就是坚持,然后就是有策略的坚持。

刘炳路说,那你举个例子。

我举一个现在的例子。我不认识你,不认识新京报的任何一个人,我是怎么一步一步骗开门卫,突破人力,让大姐引荐,走到你面前,让你听我说了两个小时的废话。 我认为这就做好这个职业的品质。黄玉浩说。

 刘炳路的第二个问题,你这么喜欢这张报纸,如果让你在新京报和女朋友之间做选择,你怎么选?

我选择我女朋友,对于新京报来说,我是三四百名记者之一。而对于我女朋友来说,我是她的全部,她也是我的全部。黄玉浩回答。

好,你回去等消息吧。刘炳路让黄玉浩回去了。

过了一段时间,刘炳路给黄玉浩打电话,说不行。

为什么不要呢?什么理由?黄玉浩不甘心。

我们不要新记者,我们要的都是成熟记者。调查部是新京报的精锐部门。记者都是地方上很成熟的老记者。像你这样的本科都没毕业,我们没法要。刘炳路这样答复他。

 黄玉浩只能接受这样的现实,却依旧没放弃:第一,我毕业的时候再来找你,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第二,我对新闻真的是特别喜欢,我在做调查的时候没有老师,我能不能拜你为师。你指点指点我。

可以。刘炳路答应了黄玉浩。

砥砺前行梦终圆

黄玉浩听到这句可以之后,他就放心回去了。之后的一年里,他去了一家省级地方杂志,在杂志社踏踏实实干了一年的记者,并成为那十几个记者里最好的一个”。

有时候黄玉浩也发个短信给刘炳路,跟他交流一些新闻业务问题:为什么新闻稿子里一些动词比形容词更好?”他一直与刘炳路保持着联络。

2007年,大学毕业典礼现场。黄玉浩在拿到本科毕业证书的那一刻,就给刘炳路打了电话。

喂,你好,刘老师。

你好,你哪位?刘炳路又把黄玉浩给忘了。

我是黄玉浩,就是去年到新京报面试,你答应我一毕业就给我机会的那个。

你现在是什么情况?”刘炳路问。

我在一个省级媒体里工作,靠写稿子一个月能赚三四千块钱。我认为我在那十几个记者里,肯定是No.1。 黄玉浩很自信地说。

好,如果你想来新京报,我有三个条件,你看你能不能接受。刘炳路给黄玉浩列了三个条件:

1、我不能保证你留下,你留不下的几率在80%以上。

2、在未成为正式记者期间,你没有一分钱稿件收入。

3、你不能独立采访。

黄玉浩说可以,他到新京报就从实习生开始。黄玉浩当时每个月收入4000块钱,是大学寝室里最有钱的人。而在新京报,他是一个收入为零、不能独立采访的实习生。

黄玉浩在新京报待了三个月,憋出了一个稿子,到一个培训非法资格证的诈骗集团去卧底。稿子刊发之后,当时国资委主任李荣融批示,这个稿子报道很有价值。

就这样,黄玉浩一步一步进入了新京报。2008年12月《新京报》刊发深度报道《山东新泰多名欲进京上访者被强送精神病院》,这是一篇极具新闻震撼力和具政治风险的报道,也是黄玉浩的成名之作,凭借这篇报道,他获得2008年《新京报》年度调查报道金奖。

我仅有的一点希望和的辉煌都停留在新京报这一张报纸里面了

很多人说黄玉浩有调查记者的天赋,而在他看来,这所谓的“突破的天赋”就七个字:胆大心细不要脸。

    突破,这两个字,黄玉浩的理解就是解决问题,突是因为有动力,破是因为前面有障碍,有天花板,需要打破它,冲出去。这就是突破两个字的意义。

    在黄玉浩十五岁之前的记忆里,他未曾吃过饱饭。有一天他实在饿得特别厉害,家里没有饭。而隔壁邻居家墙头不高,黄玉浩个头小,搬了很多板凳摞在一起,翻墙去偷他们家饼吃,最后被邻居发现了。

    在黄玉浩看来,这种行为就叫突破,因为饥饿感进行突破。对于饥饿感,黄玉浩是这么理解的,苏童的小说《米》所描述的:多日积聚的饥饿感现在到达了极顶,他觉得腹中空得要流出血来,他已经三天没吃饭了。五龙一边走着一边将手伸到被包卷里掏着,手指触到一些颗粒状的坚硬的东西,他把它们一颗颗掏出来塞进嘴里嚼咽着,发出很脆的声音。

   “对新闻也是一样,新闻饥饿感就是对新闻的癫狂和炽热,我真的太喜欢新闻这个东西了。我太喜欢这个职业了。黄玉浩有点激动。领导派的选题,我一定要做好。如果同行采到了,我没采到。他拿到了料,我没拿到。 他写出来的稿子比我写出来的更被同行认可,更被当事人认可,这对于我来说,是一种耻辱,我难以接受。

    黄玉浩,我校2004级新闻传播学院学生,前《新京报》核心调查记者,2008 年中国年度风云记者,2008年、2010年两获《新京报》年度调查报道金奖。获得新京报社深度部年度新人和年度记者两次,五年间获得新京报社总编辑奖、年度调查提名奖合计近 40 次,新京报历史上获奖最多记者。2011 年 4 月,时尚杂志《GQ》评选为 “当下最优秀六名特稿记者”,评语“最善于突破调查记者”。《石家庄原团市委副书记王亚丽造假骗官》和《山东新泰多名欲进京上访者被强送精神病院》以及《阜阳白宫书记》系列报道,是黄玉浩的代表作。

作者:黄斌、邵汉星、王佳芬   来自:山东大学(威海)新闻网     责任编辑:戚伟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