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出图片
校区首页 微博 微信 旧版
高级检索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玛珈之窗  >  正文

左峰:中国消费真的降级了吗?

发布日期:2018年11月14日 10:08 浏览次数:

    今年以来,以方便面、榨菜为代表的方便食品热销,引发了一些“消费降级”的议论。进入今年8月份后,特别是随着第三季度相关经济运行指标的发布,消费降级的说法更是不胫而走。“消费降级”的一些说法(笔者将类似说法议论概括为“消费降级说”)乍听上去,有根有据,那么,是否能够据此作出消费降级的判断呢?中国消费真的降级了吗?笔者分析如下:

    一、“消费降级说”的“正确依据”

    迄今为止,所谓“消费降级”其实并没有公认的定义,根据笔者归纳,出现“消费降级说”的原因主要有三:

    一是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持续回落。国家统计局2018年8月发布数据显示,今年前7个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为210752亿元,同比增长9.3%,比去年同期放缓1.1个百分点。其中,7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0734亿元,同比名义增长8.8%,比去年同期放缓1.6个百分点。另据统计,扣除物价上涨因素后,今年上半年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同比增长7.7%,是1995年以来的最低增速。此外,还有一个佐证“消费降级”的数据,就是今年以来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与往年同期相比明显放缓。数据显示,除3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为10.1%外,其余月份的同比增速均为个位数,与往年两位数的增速形成了鲜明对比。因此,有观点认为这是“消费疲软”和“消费降级”的表现,消费降级了。一些观点甚至认为,我国并未出现期望的消费升级,反而正在经历“消费降级”。

    二是榨菜、二锅头和方便面等食品销量、销售额以及利润增加。从销量看,第十八届中国方便食品大会公布了一组数据证:2018年上半年方便面行业企稳回暖,销量增长4.5%,销售额增长8.6%,实现双增长。通过梳理上市公司半年报发现,有“泡面搭档”之称的榨菜、二锅头等生产企业上半年的市场销售也反响不错。从收入、利润来看,方便面巨头康师傅控股上半年方便面业务收入为111.34亿,同比增长8.4%,实现净利润同比大涨36.77%;统一品牌方便面上半年实现业务收入41.52亿元,同比增长8.0%。涪陵榨菜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0.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4.11%。上半年,牛栏山二锅头的所属企业顺鑫农业的白酒产业实现销售收入57.74亿元,同比增长62.2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4.81亿元,同比增长96.78%;涪陵榨菜2017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4.14亿元,同比增长61%。从现象看,上半年,一些榨菜、方便面类上市公司业绩大涨,统一、康师傅等品牌方便面收益一改颓势,迎来上涨。这是一幅近几年人们不常看到的画面。与此同时,榨菜、二锅头、方便面利润大增。据此许多人以此视作中国消费降级的“铁证”。有人认为,低价消费品更好卖了,消费升级的方向改变了。甚至有网友把某品牌榨菜利润大幅增长直接作为“消费降级”的“有力证据”。

    三是一些民众改买名牌为普通商品,不打专车改拼车,与此同时,一些低价团购平台快速崛起。更为引人注目的是,主打“北京五环外”市场的拼多多成功上市。据此有观点认为,这种低价“逆袭”,经济出行,证明老百姓开始捂紧钱袋子,消费档次降低了。甚至言之凿凿,明确作出结论:“我们正迎来一次史无前例的消费降级”。

    二、“消费降级说”存在逻辑谬误

    从上文披露数据本身来看,都出自权威部门、权威会议或权威媒体,毋庸置疑,“消费降级”仿佛千真万确,有理有据。然而,透过现象看本质,“消费降级”既没有理论依据也没有现实基础。

    其一,“消费降级说”违背消费需求上升规律。所谓消费需求上升规律,是指随着社会生产的不断发展,生产力的不断提高,消费需求从总体上呈现出逐步上升的趋势。这是科学技术不断进步、社会分工不断发展的必然结果,是一切社会化生产条件下消费需求变化的普遍规律。消费需求上升规律,不仅表现为消费需求总量的上升,还表现为需求结构的升级;不仅表现为对物质消费的需求上升,还表现为对精神文化消费的需求上升。就此而言,消费是不可能降级的。

    其二,“消费降级说”违背了消费经济学基本原理。消费函数理论认为,消费是收入的函数。消费水平取决于长期收入水平和总体收入,真正意义上的消费降级只有在收入水平持续下降时才会发生。消费降级必须满足这样一个前提,就是人均收入增长绝对下降。目前我们国家人均收入的增长是高于GDP增长的,怎么能叫消费降级呢?也就是说,从当前我国居民的收入水平看,不存在消费降级的“物质基础”。随着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消费整体呈现升级态势,这不仅仅是大势,而且是长期趋势,特别是在经济保持平稳增长的发展阶段,在人均可支配收入持续增长的阶段,消费不可能呈现降级趋势,降级的提法实际上是违背经济学基本规律的。

    其三,“消费降级说”误解了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这一指标。单纯从速度上讲,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已经经历了10多年的两位数增长,今年1至9月同比增长9.3%,虽然相比去年同期增速略低1.1个百分点,但仍属于较高增速。现在,人们的总体消费支出在扩大,且越来越多从商品转向服务消费,食品、服装等在总的支出占比中下降,教育、文化、娱乐等占比不断提升。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只反映商品消费的部分,因此增速放缓并不奇怪。目前,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庞大,单月规模已超3万亿元,在这样的高基数下,增速不可能长期保持在两位数以上。应该认识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体现的是消费规模,它本身并不能说明消费结构或层次的变化。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变化出发得出消费降级的结论,明显用错了衡量指标。更为关键的是,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是反映最终消费支出中实物商品消费的重要指标,并不能反映最终消费支出中的服务消费部分。近年来,我国服务消费快速增长,在整个消费中的比重明显上升。因此,简单地把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放缓解读为“消费疲软”,不符合实际。今年上半年,服务消费需求更旺,占居民消费支出的比重超过40%。我们还要清醒地看到,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和市场供给端改革的长足进步,居民消费由实物型向服务型转变。文化娱乐、休闲旅游、大众餐饮、教育培训、医疗卫生、健康养生等服务性消费成为新的消费热点,体验类消费快速发展。据文化和旅游部数据,今年上半年国内旅游人数超过28亿人次,同比增长11.4%;国内旅游收入超过2.4万亿元,增长12.5%。据电影资金办统计,7月份,全国电影票房近70亿元,观影人次约2亿,环比分别增长94.6%和88.9%。

    其四,“消费降级说”误判了低价团购平台的崛起。低价团购平台并不是消费降级的判别标准。对于一些低价团购平台的崛起,更多地还是应当从区域分化的视角来审视和评判。这些平台的崛起并非原来追求品质生活的人群消费降级,而是在地区差距、城乡差距仍然比较大的今天,通过“共享+拼单”的方式,下沉市场,释放了小城市和农村人群的消费需求,恰恰是消费升级向小城市和农村传导的结果。

    至于消费者选购价格低廉、性价比较高的产品,也并不意味着“消费降级”。特别是在农村,过去我国农村地区受物流体系欠发达等因素影响,农村消费者可选择的商品有限,对于品质较差的产品有时只能被动接受。如今,网购平台兴起,基础设施和物流体系更加完善,加之收入水平提升,广大农村地区的消费者也会货比三家,选择性价比更高的产品。那么,同样,城市人不买品牌、拼车、团购道理也在于此,这正是消费升级的外在表现之一。

    三、消费升级不可逆转、大势所趋

    近年来,随着我国发展阶段变化、生产结构优化和居民收入水平提高,消费的基础性作用增强,消费结构持续升级。如果我们对消费需求、消费能力、消费水平等因素作历史纵向比较,其实不难发现,消费升级的态势不可逆转。具体表现为:

  一是居民消费层次继续提升。仅以今年上半年为例,我国居民恩格尔系数为29.3%,比上年同期下降1个百分点;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中,医疗保健支出、居住支出占比分别比上年同期提高0.8个和0.7个百分点。

  二是服务消费快速增长,特别是文化消费持续火爆。上半年,国内旅游人数超过28亿人次,同比增长11.4%。全国电影票房同比增长17.8%。

  三是消费模式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吃穿用等传统消费提质升级,线上线下、移动支付等新模式蓬勃发展,消费升级势头不减。消费方式更加多元化、便捷化。今年前8个月,网上商品零售额同比增长28.6%。消费行为更加凸显个性化、品质化,并引领消费潮流。

    四是新型体验式消费发展方兴未艾。消费体验在购物过程中占有越来越重要的地位。在取得线上线下的共振之后,新零售的协同效应也随之出现,不仅是电商销售的短板得到了补足,传统零售也有了复苏的迹象,更有诸如刷脸支付、电子标签、智能云货架等技术的加入运用,不断丰富着消费者的购物体验。从“无人超市”到“半小时送达”,“新零售”的成长引爆了线下消费的新热潮。有分析预测,到2022年,我国新零售的整体市场规模将达1.8万亿元,成为消费持续增长的重要推动力。

    五是农村消费加速转型升级。随着农民收入增加,庞大的农村消费市场日渐活跃,消费活力正在加速释放。今年1—8月,我国乡村消费品零售额34645亿元,增长10.4%,增速比城镇快1.3个百分点。在消费总量加速增长的同时,农村消费呈现出加速转型升级的特点,商务部数据显示,上半年,全国农村网络零售额达6322.8亿元,同比增长34.4%,占全国网上零售额的比重为15.5%,增速高于全国水平4.3个百分点。

    消费升级是不可逆转的必然趋势。近年来,我国居民消费无论是实物消费还是服务消费,总体上都处于持续升级态势。一是消费者从选择杂牌商品到选择安全放心知名品牌的消费升级。有品质保障、经济实惠的行业知名品牌产品热销,满足了多样化的品质消费需求,也反应了我国居民消费提档升级的趋势。二是消费方式的升级。多样化电商的发展,带动了网络消费群体的扩大,满足了中小城市和乡村新的消费群体的购买需求,同时也反映了电商领域差别化竞争的趋势。三是消费观念和消费心态的升级。共享经济等新的消费形式,反映了消费者更加理性、推崇绿色环保的消费趋势。特别需要引起注意的是,各国发展经验表明,人均GDP超过8000美元后,消费需求会更多从商品层面转到服务层面。当前,我国人均GDP早已超过8000美元,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跨入了中产阶层。我国居民消费整体已经呈现出从注重量的满足转向追求质的提升,从有形物质产品转向更多的服务消费,从模仿型、排浪式的消费转向个性化、多样化消费等趋势。

    综上所述,观察一个经济体消费是不是出现“疲软”,不能只看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单一指标,更不能只看其月度数据波动。不能就消费领域的“事”论消费升级的“势”,因为一些个别的、孤立的现象,就忽视消费需求从实物消费转向实物消费与服务消费并重、从追求数量转向追求高品质产品的主流趋势。

    四、消费没有降级不等于万事大吉,距离消费新时代尚有相当距离

    虽然“消费降级”的判断难以成立,但是或许蕴含在其中的忧患意识是值得思考的。消费没有降级不等于万事大吉,消费没有降级也并不意味着消费升级。特别是当下经济运行中一些影响民众消费水平提升的问题和趋势需要引起重视,对于制约消费升级的短期影响因素和阻碍消费升级的体制机制的破解都必须综合考量,认真应对并加以解决。一是虽然经济稳中向好但同时稳中有变,而且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企业经营困难增加。这会影响居民收入和收入预期,从而影响消费。另外,到2020年要如期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GDP分配需要把蛋糕更多向居民部分倾斜,并要进一步缩小居民收入差距,使人们共享发展成果。二是房价和租房价格高企。尽管房地产调控取得实质性成效,房价暴涨的局面总体上得到扭转,但多数城市特别是部分三四线城市的新房和二手房,环比和同比价格总体仍呈涨势。尽管居民收入扣除CPI因素后,仍然保持着一定的增速,但如果考虑到房价的因素,居民收入的含金量就要大打折扣,部分人因为房贷因素消费能力有所下降。所以,必须坚持楼市调控方向不动摇,并大力发展专业化住房租赁市场。三是物价出现新变化。今年以来,居民消费价格(CPI)同比涨幅已经5次在2%以上。8大类消费连续3个月全部上涨,改变了此前很长时间有升有降或持平的状况。行、医、住、教四类涨幅均较高。9月份交通通信、医疗保健、居住、教育文化和娱乐四大类价格同比涨幅均在2%以上,分别为2.8%、2.7%、2.6%和2.2%,会影响普通家庭的实际支出增加。对此,应深入调研交通市场、医改、租赁对居民出行、就医、居住的实际影响,确保消费总体稳定。当然,如果从长期来看,更为持久的任务则应着眼于加快推进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和高质量发展,深化供给侧改革,不断完善消费提质扩容转型升级的制度环境,加快破解制约居民消费最直接、最突出、最迫切的体制机制障碍,完善促进消费的体制机制。

    行文最后,笔者将本文主要观点加以总结:“消费降级说”的“正确性”源于对消费现象的片面性观察,缺乏对消费现象的学术性提炼。“消费降级说”的逻辑谬误在于违背了经济学的基本原理,特别是与消费需要上升规律直接相悖!消费是否升级需要用消费经济理论和具体的指标进行分析。“消费降级说”的逻辑谬误还在于“消费降级说”与消费发展的现实表现完全背离,从而缺少其理论立论的现实依据。消费升级大势所趋。这种“势”不是以“事”为逻辑基础的,所以,不能就“事”论“势”。事只是观察消费问题的一个侧面,不是消费有机体的全貌。消费升级不可逆转,大势所趋。这种趋势正在以不可阻挡的磅礴态势快步走来。消费新技术,消费新业态,消费新模式,消费新体验,正在重构重塑中国消费发展新格局。消费没有降级,但是距离消费新时代尚有相当距离。消费升级的道路还存在诸多堵点,亟待破解。从战术层面来看,特别是在当前面对经济运行稳中有变、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的情况下,消费能否升级需要综合考量综合施策。从战略层面来看,就必须把消费升级与化解社会主要矛盾、高质量发展、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和供给侧改革密切联系起来,进一步激发消费的潜力,促进消费结构不断升级。【作者左峰系山东大学(威海)商学院教授,经济学博士】

作者:左峰   来自:图书馆     责任编辑:傅振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