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出图片
校区首页 微博 微信 旧版
高级检索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玛珈之窗  >  正文

最新新闻列表
每周新闻排行

吴玉阁:关于“学术兴校”战略实施的几点思考

——山东大学干部教师双向挂职岗前培训心得体会

发布日期:2019年04月08日 11:13 浏览次数:

在山东大学第十四次党代会上,学校党委明确了将山东大学建设为具有中国特色的世界一流大学的发展目标。在“三步走”的安排下,学校进一步规划了人才强校、学术兴校、服务山东、文化引领、国际化和一体发展的“六大战略”,擘画了山东大学未来发展的新蓝图。山东大学创建中国特色世界一流大学各项事业站在新起点,开启“由大到强”新征程。蓝图已经擘画,但如何实现“由大到强”历史性转变,探索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实现路径需要我们深入思考。本人结合自身工作实际及此次干部教师双向挂职岗前培训谈几点心得体会。

一、“学术兴校”是山东大学实现“由大到强”历史性转变的关键

我们知道,当今世界一流大学基本上都是研究型大学,以培养高水平创新型人才及产出高水平科研成果为其显著特征。有研究机构根据20世纪100年间拥有诺贝尔奖得主的多寡进行统计,排列居前10位的世界一流大学为:英国剑桥大学、美国哈佛大学、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德国柏林大学、德国慕尼黑大学、美国芝加哥大学、法国巴黎大学、德国哥廷根大学、英国牛津大学、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其中美国4所,德国3所,英国2所,法国1所。这些公认的世界一流大学有两个共同特点:一是拥有世界一流水平的教授队伍;二是有一套支持教授队伍培养人才、进行尖端科学研究的体制及政策。由此可知,高水平的科学研究以及支持学者进行尖端科学研究的体制及政策环境,在创建世界一流大学过程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山东大学提出了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目标,其中“学术兴校”战略就是实现这一目标的重要一环。未来山东大学只有“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经济主战场,面向国家重大需求”开展持续性创新研究,产出高水平标志性科研成果,快速实现由教学研究型向研究型大学的转变,才能跻身世界一流大学行列。

二、“学术兴校”需要协同创新的机制

山东大学第十四次党代会提出的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六大战略”,“十大任务”都是环环相扣,相辅相成的。强调“学术兴校”战略实施的重大意义并非是指其他战略、任务不重要。例如,没有人才强校,哪来学术兴校。在长期的科研管理工作过程中,我们深感协同创新对于学术研究的重要。特别是山东大学一校三地办学格局基本形成的情况下,只有各校区间协同发展,不断缩小校区间科研水平的差距,才能实现山东大学学术竞争力的“由大到强”。

(一) 一校三地科研一体发展的机制探索

    近期,山东大学正在研究部署一校三地一体发展的方案,各校区职能部门也在落实一体发展的任务清单。第一批校区间的干部教师双向岗位挂职交流已经到位,这都为一校三地的一体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但是,这些工作仅仅只是开始,下一步需要我们深入思考,如何破除校区之间的壁垒,真正实现科研组织模式的创新。本人将其概括为创新科研组织机构的开放化、创新学科领域的跨界化、创新链接机制的平台化、创新资金来源的多元化。让人、财、物等资源真正配置到位,特别是不同校区科研人员流动起来,实现学术资源的共享,为产出标志性科研成果创造机制保障。以国家级平台为例,无论是自然科学的国家重点实验室还是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这些科研平台要是开放的,而不是封闭的,首先要向不同校区开放,成为学校科学研究的高地。与此同时,要向国内外同行开放,通过延揽国内外杰出人才到研究机构开展联合攻关,才能产出大量的高水平的科研成果。

(二) 学校各职能部门间建立协同创新的机制

    大学是一个学术共同体,尽管学校机关各职能部门之间有分工,但是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更好的服务学生和教师。因此,各职能部门之间要建立协同创新的工作机制,避免相互扯皮、相互掣肘。习近平总书记在讲到解放思想时曾说过“一定要有自我革新的勇气和胸怀,跳出条条框框的限制,克服部门利益的掣肘,以积极主动精神研究和提出改革举措”。这就要求我们,在推动部门工作,特别是出台重要政策时,要认真梳理学校其他部门出台的政策、制定的工作措施是不是协同一致。我们制定的学科规划方案、杰出人才体系政策、出台的职称评定标准、颁布的科研激励政策甚至是实验室资产与公房配置方案要成为一套完整的体系,在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过程中,能够形成环环相扣,相得益彰的制度保障。以人才引进工作为例,我们是否能给予引进的高水平人才提供一站式的服务,避免学院或个人对接多个职能部门反复沟通的麻烦。这都需要我们深入的思考和研究。

(三) “强院兴校”是“学术兴校”的重要抓手

教师作为科研活动的主体,承担着完成各类科研项目、撰写文章、申请专利、促进科研成果转化等多项繁重的任务。一个学校科研水平的高低根本取决于教师学术水平的高低。因此,学校科研发展的根本动力在教师、在学院、在基层科研机构。在长期的科研管理实践中,我们不难发现,哪个学院领导班子重视科研,哪个学院鼓励科研政策制定的好,哪个学院教师从事科研的热情高,哪个学院科研工作就能开创新的局面。近期,山东大学加强统筹谋划,切实推动学院在“由大到强”的历史性转变中发挥主体作用,坚定实施“强院兴校”行动计划。干部教师双向挂职、教职工能力提升计划等政策的出台等都是学校为推进“强院兴校”行动计划做出的努力和探索。强院兴校行动计划符合国家“放管服”政策精神,其核心在于建立一套符合现代大学发展需要的校院两级权、责、利配置管理体系。赋予学院一定的人事、财务、空间等资源配置的权限,发挥其学术研究组织的主体作用。真正实现学院办大学,通过学院的学术振兴带动学校的发展。

三、“学术兴校”需要关注的几个问题

我们在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征程中不可能一片坦途,还会面对很多的矛盾和问题。这些问题的出现是正常的,我们应当有思想准备,也要有迎难而上的决心和勇气。改革就是在不断地试错中找到正确的解决方案。

(一)正确处理教学与科研的关系,促进人才培养与科学研究的协同发展

19世纪初,教育家威廉•冯•洪堡(Wilhelm Von Humboldt )在德国高等教育改革中鲜明地提出了“教学与科研统一”(Unity of Teaching and Research)的重要原则。“教学与科研统一”的办学思想也成为经典大学理念,成为大学合理存在并绵延千载的基础。它不仅极大地提高了当时德国大学的学术水平和教育质量,也对世界高等教育的发展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影响,时至今日依然具有极高的价值。直到今天为止,德国大学依然在走“研教合一”之路。从大学功能的角度来考察教学、科研与人才培养的关系。一方面,教学与研究属于不同性质的活动,前者的功能主要是通过传授知识培养人才,后者的功能是发展知识,两者的结合点在知识上;另一方面,教学需要突出培养学生的创造性和研究能力的特点,而研究本身就是创造性的活动,两者的又一个结合点在创造性上。创新型人才的培养必须是教学与科研的协同发展。本科生、特别是研究生培养的过程就是导师和研究生互动的过程,导师在教学中渗透科学研究的实例和最新成果,在科学研究中开展教学活动。然而长期以来,由于高校竞争日益激烈,各种高校排名均以科研经费数量的高低、发表论文的数量多寡作为划分的重要指标。在教师层面,发展为教学与科研评价严重失衡,教师将大量精力投入到科研上,对学生的教育和指导有所偏废。如今教学与科研分离和失衡已成为中国高等教育的“硬伤”,这些问题值得我们深刻的反思。研究型大学不意味着“研究至上”,即便在当今世界一流大学任教的诺贝尔奖得主也要给本科生上课,这点就值得我们借鉴。

(二)根据教师的特点建立合理的多元评价机制

科研绩效的评价机制,与教师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合理的评价机制应体现高校自由宽松的学术探索的氛围,同时满足不同学科、特质的教师的发展需要,既要适合基础科学和前沿科学研究的长期进行,又要注重应用技术的研发和技术集成,并引导高校科研多渠道服务于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但是,科研绩效评价的一个难点就是如何把各学科课题、成果、论文、专利、科技转化等纷繁复杂、各具特色的科研行为以科学计量的方式体现出来,而且指标的选取需要结合学校自身的实际情况和科研工作目标导向适时进行动态调整,这些都十分困难。目前,高校在科研评价机制构建中存在欠缺,主要表现为:一是科研评价指标的选取和体系的设计采取“一刀切”的片面做法,存在“重形式、轻内容”和“重数量、轻质量”的现象,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急功近利、低水平重复等不良风气和短期行为,不利于基础研究和前沿研究的长期开展;二是对科研成果转化、科研服务社会等活动未能给予有效评价,影响了科研在国家创新体系中功能的发挥,造成了科学研究与生产实践的严重脱节,大学服务社会发展的智库作用没有很好的发挥;三是不能针对不同学科的科研活动和科研人员实现多元评价机制,公平性和公正性也还不够。这些问题在学校的科研机制构建过程都应该予以避免并加以改进。

(三)客观看待“杰出人才”和未进入人才体系教师的发展问题

在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进程中,杰出人才突出的科研能力和水平将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对杰出人才的尊重、关心、重视、渴求应当成为学校的风尚。但是,在杰出人才评价及遴选过程中我们要处理好引育并举的关系。要制定更为客观的遴选标准,既通过引进人才提升增量,又加大培育力度盘活存量,形成“近者悦而尽才,远者望风而慕”的生动局面。在人才的评价标准问题上,要通过优化学术生态,探索破除“四唯”的办法。2018年10月,科技部、教育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中科院、中国工程院等五部门发出通知:联手开展清理“四唯”专项行动。2018年以来,党中央、国务院接连出台文件,要求改革“四唯”现象。《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项目评审、人才评价、机构评估改革的若干意见》指出,“突出品德、能力、业绩导向,克服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倾向,推行代表作评价制度,注重标志性成果的质量、贡献、影响”。正是因为我国的科学共同体和同行评议制度没有很好地建立起来,才会出现各种被异化了的评价标准。如果我们有运转良好的科学共同体和同行评议制度,有更加多元合理的评价方式,真正以科研工作者的科研水平和科研贡献作为评价维度,‘四唯’自然就可以被打破。

另一方面,创建世界一流大学,需要全校师生医务员工凝心聚力,奋发有为。因此,做好教师的分类管理,使各类教师都能施展才华,为学校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是学校实现“由大到强”历史性转变的应有之义。世界一流大学同样需要一流的管理队伍、一流的教辅队伍、一流的后勤保障等等。因此,探索建立符合人才发展规律,科研发展规律的多元人才建设工程,发挥不同人才在学术兴校中的作用十分必要。例如,提升实验员等教辅人员的能力,使其更好地配合杰出人才从事科学研究。这些问题都需要进一步的思考和研究。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山东大学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新征程刚刚开始,我们要怀着强烈的政治责任感,历史使命感,从小事做起,从我做起,科学谋划,扎实推进自己份内的工作。像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要以“功成不必在我”的精神境界和“功成必定有我”的历史担当,保持历史耐心,发扬钉钉子精神,一张蓝图绘到底,一任接着一任干。(作者简介:吴玉阁,威海校区科研处副处长)

 

作者:吴玉阁   来自:科研处     责任编辑:傅振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