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出图片
校区首页 微博 微信 旧版
高级检索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玛珈之窗  >  正文

韩鲁青:“双一流”建设中高校学科交叉与融合的路径探索

发布日期:2021年03月27日 09:15 浏览次数:

随着以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为特征的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到来,学科日益呈现出深度分化的趋势,单一学科越来越难以解决人类社会发展面临的重大问题,多学科交叉融合不仅能深度激发学科发展活力,更能高效加快学科知识体系的更迭和学科的与时俱进。如何适应新时代科技发展及其对学科交叉融合发展的客观要求,探寻有效的学科交叉和融合建设路径,已成为高校“双一流建设”面临的重要课题。基于此,本文主要以山东大学威海校区学科交叉融合建设的经验,探讨在双一流建设进程中高校如何推动学科交叉融合,实现学科创新发展。

一、交叉与融合是学科创新发展的必然趋势与客观要求

随着科学的不断进步,引导人们产生了学科的概念,进而又对学科进行了细分。但伴随着学科的深入发展,其内部和边缘出现了越来越多依靠原有的单一学科无法解决的问题,而解决的唯一途径就是引入其他相关学科来共同开展研究,学科的交叉融合也就变得“顺理成章”。因此,学科的交叉融合是学科间内生、自发演变的结果,而且其最终实现往往是通过某项科学研究行为,逐步将本学科内的某个分支领域与其他分支或相邻学科连通起来,进而再扩展到更多的学科。[1]

此外,从当今世界学科前沿的重大突破和创新成果来看,也大多是多学科汇聚融合交叉的结果,譬如现今科学前沿课题量子计算机技术,其研究基础为量子信息学,而量子信息学是20世纪80年代以量子物理学为基础,融入计算机科学、经典信息论而形成的新兴交叉学科,在其不断发展演变过程中,又高度融合了数学与应用数学、材料科学、物理学等多个学科,各个学科为了同一个目标,将自身的知识体系和技术方法高度融合,协同创新,不断攻克一个个技术难题,在这一新兴的科学研究领域取得了一系列令人瞩目的成果。

因此,知识的更迭、社会的需求及学科的发展促成了学科间不断交叉与融合,而这种交叉融合又源源不断地为学科注入了新的生命力和创新活力,其也必将代表着今后学科发展的未来。

二、学科交叉与融合在高校“双一流”建设中的重大意义

学科是大学的基本单元,是大学功能的基础载体,其建设水平反映了这所高校的综合实力、办学水平和社会影响力。20151024日,国务院印发了《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第一次将建设一流学科与建设一流大学放到了同等重要的地位,世界一流大学最重要的标志就是拥有世界一流的学科。

20171月,在由教育部、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联合制订的《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实施办法(暂行)》中也进一步明确指出:“坚持以学科为基础,支持建设一百个左右学科,着力打造学科领域高峰。支持一批接近或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的学科,加强建设关系国家安全和重大利益的学科,鼓励新兴学科、交叉学科,布局一批国家急需、支撑产业转型升级和区域发展的学科,积极建设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哲学社会科学体系,着力解决经济社会中的重大战略问题,提升国家自主创新能力和核心竞争力。”这里所提到的新兴学科和交叉学科,其实正是传统学科经过交叉与融合发展所形成的新学科,这不但体现了国家层面对于学科交叉与融合的重视程度和支持力度,更是对我国发展新兴交叉学科提出了明确的目标要求。[2]因此,要想在此次“双一流”建设大潮中,占得头筹,抢占学科制高点,学科的交叉与融合无疑将成为国内高校学科建设最重要的发力点和努力方向。

实际上,国内众多高校根据自身学科建设的需要,在学科交叉与融合方面已开展了许多有益的尝试。目前国内几乎各重点高校都建立了多个不同方向的学科交叉平台,在资源配置、政策扶持等方面给予了交叉学科较大的倾斜。以山东大学为例,其在《山东大学世界一流大学建设方案》中学科规划章节就明确指出:要“围绕国家和经济社会发展需求,积极发展战略新兴学科。基于学术本身的内在联系和知识技术集成的需要,推动相邻相近学科之间、基础学科和应用学科之间以及为解决某个问题或完成某项任务所需学科之间的交叉融合。”建设方案中还提出将重点建设“大数据与可视计算”、“脑科学”、“海洋科学与工程”、“全球能源互联网”、“环境污染与控制”、“健康风险管理与重大疾病防控”、“交叉法学”、“东北亚研究”等一批具有相当建设基础和巨大发展潜力的新兴、交叉学科,尽快形成山东大学新的学科优势和学科特色,在未来的学科竞争中占据先机。此外,202010月,山东大学还出台了《山东大学关于推进学科汇聚融合交叉创新的改革发展意见》,对于一校三地的学科交叉与融合进行了详尽的规划与部署。在实体平台建设方面,目前山东大学在济南、青岛、威海三地均已建立了前沿交叉科学研究院,为一校三地学科的交叉与融合提供了发展平台。

三、山东大学(威海)学科交叉与融合的实践探索

山东大学在学科规划方案中对威海校区的定位是:“做强理科,积极发展新工科领域,推动文理工协调发展,成为学校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新亮点”。一直以来,山大威海校区的学科存在着一定问题,成为制约学科做强的瓶颈,这也在客观上要求其学科要发展必须结合威海校区的区位优势和学科特点,探索学科交叉融合模式,打造新兴学科和优势学科。

(一)全面深化学科交叉融合的发展理念

虽然“交叉融合是创新的源泉”这一理念早已得到了社会的普遍认同,但交叉学科的特殊性致使其一直以来处境尴尬,最主要的表现就是对学校资源的分配方面,比如招生计划的分配、基金项目的申报、科研经费的申请、人才培养、成果鉴定、职称评定等,因为没有法定认同的学科位置,就常常意味着处于被边缘化、业余化的不利地位,进而教师从事交叉学科研究的兴趣也就随之降低。在2020年全国研究生教育会议上,决定新增交叉学科作为我国第14个学科门类。此举在为交叉学科正名的同时,无疑也为高校的学科交叉融合打来了一扇广阔的大门。学校应抓住这一大好契机,结合自身学科发展现状和优势特色,对现有学科进行有效的交叉融合、汇聚创新,并加强政策和制度建设,为交叉学科的持续发展提供保障。[3]

学科交叉融合的理念还应潜移默化地灌输于日常教学之中。譬如为使学生们在学习中能更好理解科学精神、科学思想和科学方法,提高科学思维的能力,国内外许多著名高校都已将科学史教育贯穿于各门学科的日常教学中,因此,山大威海校区也正在考虑将《科学史》列为本科生和研究生的必修课,让学生们从踏入科学大门那刻起就能逐步理清科学发展的脉络,培养起学科交叉融合的理念。[4]

(二)培育建设虚实结合的学科交叉融合建设平台

学科的交叉融合现已成为高校“双一流”学科建设的主要推动力,各高校都在不遗余力地开展相关交叉学科的布局和建设。然而,基于高校现阶段软硬件条件所限,其交叉融合平台的建设往往严重滞后于学科发展需求,培育建设符合自身发展实际的学科交叉融合平台迫在眉睫。

学科交叉平台载体的搭建既需要考虑交叉学科的学科属性,还应当兼顾交叉学科的发展阶段,力求建立和培育虚实结合的多元化学科交叉融合平台。对于已经拥有了明确的较为长远的前沿交叉科学研究方向,且已形成相对规模研究团队的学科,学校可以成立相对固定的发展实体,按照实体组织对其进行支持和管理,譬如山东大学刚刚成立的威海前沿交叉科学研究院,其下设蓝绿发展研究院、潘承洞数学研究所、计算社会科学研究所等三个研究机构,就是本着这样的原则来设立的,力争做到条件成熟一个建立一个;而对于萌芽起步阶段的交叉学科或面向社会重大需求的急迫性交叉研究课题则可先通过虚拟组织的形式进行建设(比如学院间或前沿院内的“PI”课题组模式),待其成熟稳定后,再成立实体组织助推其发展壮大。[5]

(三)构建支撑学科交叉融合的运行体系

虚实结合的交叉学科平台仅仅是学科交叉融合发展的载体,而保障其快速成长还需要构建起一整套有针对性的完善的运行体系,这包括完备的发展规划、目标定位、组织架构、运行机制、管理规章、以及资金、人力保障等诸多方面。[5]

以山东大学威海前沿交叉科学研究院(以下简称:前沿院)为例,在其建设方案中就明确阐述了建设目标及发展定位,并制定了详尽的五年发展规划;在组织架构方面成立了战略咨询委员会、协调委员会、院务委员会、学术(教授)委员会,各委员会职能明确、各负其责,另单独设立行政服务中心,为前沿院的日常运行管理提供全方位的协调服务工作;在运行机制方面,开展了建立以PI制为核心的用人机制和科研组织体系、推行聘用合同制、实行岗位流动制度、人员分类管理制,构建多元评价考核体系及建立内部经费使用制度等六大举措;在制度建设方面,通过进一步推行和完善《PI管理办法》、《同行专家评议制度》、《PI学术评价体系》、《PI课题组多元考核制度》、《PI课题组专兼职教师聘用办法》、《前沿院专兼职科研人员管理办法》、《前沿院研究生奖励资助管理办法》等一系列规章制度和管理办法,探索建立前沿院理事会制度和协同开放运行机制,为全校从事相关学科研究的人才团队提供一个更广阔的交叉科学协作平台,同时也为课题组所需的校外专家开辟一条更为畅通高效的加盟路径;学校层面在经费保障和人员编制等方面也给予了最大力度的支撑保障。此外,山东大学威海前沿院始终坚持错位布局、集群发展,力求搭建一校三地学科协同发展平台。在研究中心(所)建立和交叉学科团队引入的选择上,将更加注重校区学科发展实际,充分发挥和利用校区现有学院各学科建设基础和人才储备优势,同时与济南、青岛校区相关学院加强合作与沟通,汇聚一校三地的相关学科,统筹谋划交叉性、集成性的学科方向、创新平台、学术团队和重大项目,最终形成校区间交叉学科错位发展、互补推进的良好发展态势。

综上所述,一流的大学必然拥有一流的学科,而学科的交叉融合又是建设一流学科的重要途径和动力源泉。当前,我国高校正全面推进高等院校的“双一流建设”,在原有的机制和体制下,保持现有学科的“一流”及打造新的“一流学科”,都将面临更为严峻的困难和挑战,唯有打破这些禁锢,面向国家和社会的重大需求,聚力学科的交叉与融合,培育适应高校自身发展实际的学科交叉融合的平台载体、构建更加完善的学科交叉管理运行体系,才能真正将创新的活力注入到新时期大学的学科建设大潮之中,也才能不断推进高校“双一流”建设。


参考文献:

[1]郑晓瑛.交叉学科的重要性及其发展[J]. 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7,(5)

[2]杨帆.“双一流”背景下地方高校交叉学科建设的思考[J]. 天津电大学报,2020,(6)

[3]陆琦.聚焦交叉学科:尴尬源自分化思维[N]. 中国科学报,2013,07.31.

[4]韩启德.漫谈交叉学科[EB/OL]. https://new.qq.com/omn/20201011/20201011A04DWG00.html.

[5]王微,刘玉锋.以“双一流”建设引领交叉学科建设的思考[J].时代报告,2019(4)


作者:韩鲁青   来自:学科建设与研究生教育办公室     责任编辑:姜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