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出图片
校区首页 微博 微信 旧版
高级检索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学术动态  >  正文

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副所长程巍教授做客翻译学院博雅论坛

发布日期:2019年10月23日 09:58 浏览次数:

本站讯  10月19日上午,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副所长程巍教授应邀做客翻译学院2019年第22期(总324期)博雅论坛,于网络楼报告厅为全院师生带来了两场题目分别为“文本无内外:文学没有自己独立的历史”和“外国语言文学学科的新旧格局:以‘英文系’为个案”的学术报告。此次讲座由翻译学院院长申富英教授主持,学院部分教师、本科生及研究生等百余人参加。

在“文本无内外:文学没有自己独立的历史”专题报告中,程巍教授主要讲解了文学研究的所谓“内部研究”与“外部研究”的界限,揭示了基于去政治化的形式研究自身的政治性,并提出了对于以文学经验为基础的总体史研究的期盼。程教授以“文学研究的界限”为切入点,通过对现代文艺批评发展史的梳理,阐释了文学与政治和历史的关系,认为“文学本体论者”要么把“政治”理解为狭义的“意识形态”,要么以“纯粹形式”来隐藏另一种意识形态,两者都误解了“政治”一词,因为“政治”原本是公共事务的总和,文学本来就是政治之一,它不是独立的,自我封闭的,而是关联性的,生产性的。程巍教授指出,文学研究并无内外之界,它在历史进程的复杂关系中来研究作为历史参与者之一的文学。

在“外国语言文学学科的新旧格局:以‘英文系’为个案”专题报告中,程巍教授主要讲解了外国语言文学学科设置的新格局,梳理了英文学科自19世纪三十年代在英国殖民地印度建立到如今各国英文系的发展历程和状况,并分析了2017年国务院学位评估组发布的外国文学学科的“五大方向”。报告中,程教授既横向比较了中外英文系的发展状况,又纵向梳理了中国的文学学科的演进脉络。他指出,任何研究过程应始于对自己的研究路径和已经形成的知识谱系的反思与质疑,此外,外国文学学科“五大方向”的新格局意味着摆脱以前以语种划分二级学科的模式,向跨语言、跨文化、跨学科的综合研究发展,这也是已经成为“世界国家”的中国対于学术研究的时代要求。但跨语言、跨文化和跨学科不只是学科建设的趋势,它最终落脚于每一个研究者,无论“跨”与“不跨”,关键在于,都不应以学科界限来决定自己的研究课题,而应该以“问题”为导向或中心,为毎一次的“问题”临时组合不同的学科。

讲座接近尾声时,程巍教授与现场师生进行热切交流和互动。他指出文学研究应当注意把握经验与思辨的平衡,文学研究的学科组合与延伸都要以文学经验为基础,因为这恰恰是外国文学研究者的优势。程教授还为学院总体发展提出了一些建设性意见和建议,即在学术资源开放共享的网络时代,研究者要清晰地认识到以行政的“中心”和“边缘”来划分学术层级的时代正在过去,无论身处何地,都面对共同的学术资源,并能与国内外前沿研究保护同步。山东在中外关系史上的特殊角色遗留了大量史料和遗迹,这是大宗的研究材料,翻译学院应当注重山东在全球史中研究山东发生的中外关系,毕竟,在学术研究上,从来就不存在“国家/地方”之间的话题层级,甚至,由于“地方”更便于综合研究,它还显示一种学术优势。最后申富英院长对程巍教授的学术报告进行了梳理和总结,指出其报告内容新颖,见解独到,立意深远,加深了与会师生对文学研究的认识,激发了外国语言文学学习者的探索热情。此次讲座不仅开阔了学院师生的学术视野和思路,也对翻译学院的学科创新与建设起到了极大地推动作用,意义深刻,影响深远。

程巍,1966年5月生,湖南岳阳市人,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副所长,《外国文学评论》常务副主编,入选国家“万人计划”哲学社会科学领军人才。主要研究领域为西方当代文学—文化理论、英美文学—文化史和中国近现代文学—文化史。著有《中产阶级的孩子们:60年代与文化领导权》、《否定性思维:马尔库塞思想研究》、《“泰坦尼克号”上的“中国佬”:种族主义想象力》、《文学的政治底稿:英美文学史论集》等。

 

 

作者:文/李乐乐 图/郑兴丽   来自:翻译学院     责任编辑:傅振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