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出图片
校区首页 微博 微信 旧版
高级检索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校园要闻  >  正文

环境经济学研究团队李佳硕研究员在地球科学与环境领域权威期刊发表两篇论文

发布日期:2020年01月20日 10:08 浏览次数:

本站讯 近日,环境经济学研究团队李佳硕研究员在地球科学与环境领域权威期刊发表了两篇研究论文。其中,能源系统绿色转型如何影响中国大气汞排放(How Green Transition of Energy System Impacts China's Mercury Emissions一文发表在地球科学综合领域顶级期刊Earth’s Future上,李佳硕为第一作者;中国燃煤部门城市级大气汞排放清单(A city-level inventory for atmospheric mercury emissions from coal combustion in China一文发表在大气环境领域顶级期刊 Atmospheric Environment上,李佳硕为唯一通讯作者。

为应对严重的燃煤汞污染和气候变化带来的挑战,中国能源系统的绿色转型迫在眉睫。能源系统绿色转型将对社会经济(如就业、税收)和环境(如排放、资源和生物多样性)产生巨大的影响,而关于能源绿色转型对大气汞排放的定量研究还未见报道。“能源系统绿色转型如何影响中国大气汞排放(How Green Transition of Energy System Impacts China's Mercury Emissions研究结果表明,基于控制排放因子和调整能源结构的能源绿色转型措施带来了巨大的减排效应,而基于提高能源效率的绿色转型措施对汞排放的影响相对较小。能源绿色转型带来的消费侧汞排放降低最大的部门为建筑业 (49.6 t)。 文章也发现能源绿色转型使得供应链路径的汞密集度降低。文章定量分析了能源绿色转型对中国大气汞排放的影响,对未来中国汞排放政策制定提供了新的视角。

 

图1(a)2012-2017年中国大气汞排放变化的社会经济驱动因素;(b)2012-2017年各社会经济驱动因素对基于消费的部门汞排放的贡献

表1 2012和2017年大气汞排放前十供应链路径

大气汞排放会严重危害人类健康和生态环境,由于其具有通过大气长距离传输的特性,局部汞排放可以造成几百公里甚至几千公里外的跨境污染。汞排放造成的环境污染已经引起了世界范围的广泛关注。2013 年,包括中国在内的87 个国家和地区代表共同表决通过并签署了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关于汞的水俣公约》(简称《水俣公约》)。

作为全球最大的汞排放国,中国超过1/3的汞排放来源于燃煤部门。面对严峻的汞污染形势,许多学者致力于编制汞排放清单。但是,全面的针对城市一级的汞排放清单仍然缺乏。中国燃煤部门城市级大气汞排放清单(A city-level inventory for atmospheric mercury emissions from coal combustion in China文章结果显示, 2010 182 个城市共计排放大气汞 255.6 吨,其中重庆、苏州、南阳的大气汞排放量位居前三。结合部分更新的 15 年的汞排放清单,文章进一步评估了 2010-2015 年间煤炭消耗量和排放因子对城市汞减排的影响。根据城市工业部门的汞排放分布情况,文章明确指出黑色金属及压延加工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煤炭开采和洗选业为我国汞减排的重点行业。此外,文章综合考虑了城市的排放特征,从能源结构、污控设备、部门排放等角度提出了针对不同城市的减排政策建议。

图1 2010年中国182城市的大气汞排放分布:(a)汞排放量,排放前十的城市及其能源消耗组合,(b)排放强度(kg/十亿元),(c)人均排放量(g/人)

   

图2 2010年工业燃煤锅炉的大气汞排放特征:(a)部门汞排放,(b)7089个工业部门的劳伦兹曲线,(c)182个城市中排放前十的工业部门(柱状图的颜色代表工业部门的类型,城市名字右边的数字代表特定的部门。例如图2中的Jixi(1)代表鸡西的“煤炭开采和洗选”部门,其属于能源生产型行业)


文章链接: https://doi.org/10.1016/j.atmosenv.2019.117245

https://agupubs.onlinelibrary.wiley.com/doi/full/10.1029/2019EF001269

 

作者:齐超   来自:前沿交叉科学研究院     责任编辑:傅振国